熊猫购彩

  • <dd id="mtfiu"><ol id="mtfiu"></ol></dd><cite id="mtfiu"><video id="mtfiu"></video></cite>
  • <acronym id="mtfiu"></acronym>

    <code id="mtfiu"></code>
    1. <var id="mtfiu"><ol id="mtfiu"><big id="mtfiu"></big></ol></var>
      <code id="mtfiu"><rt id="mtfiu"></rt></code>
        <code id="mtfiu"><ol id="mtfiu"></ol></code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"mtfiu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mtfiu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1. 歡迎書友訪問快快讀書網
                首頁都市透視醫尊 第一千六十七章 不知道

                第一千六十七章 不知道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高玉海已經取出云舟,最先把歐米光提了上去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    水印廣告測試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人一起來的,歐米光死在這里,他就會有責任,所以要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救走歐米光后,他站在云舟邊緣,一邊朝下張望  ,一邊大聲喊道:“劉公子,快上來,云舟上只能乘坐十人,我們只能救十人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話音一落,那一百多位來自世界各國的強者,再也無法淡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無法繼續把希望寄托在劉樂身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全都朝著空中的云舟大喊起來:“帶上我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想死啊,帶上我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求帶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帶上我,我的儲物戒里面的寶物全都是仙師的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求仙師收下我的膝蓋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連魯瓦特都不淡定了,大喊道:“仙師大人,帶上我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生死危險即將來臨之時,沒有人想死,他們都想活著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為了人類甘愿犧牲一切的精神,一下子被他們全都拋到了九宵云外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劉樂,怎么辦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刻,連郝紅偉都不淡定了,他也焦急萬分,身上全是汗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顧濤更是大喊道:“先把我帶上去,我是劉大哥的兄弟,我是自己人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高玉海還真是聽話,抬手一招,就把顧濤救上了云舟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還有郝會長,是劉大哥的岳父,快救上來!鄙狭嗽浦酆,顧濤又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高玉海真的很聽話,又抬手一招,就把郝紅偉救上了云舟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舟的速度很快,只要上了云舟,就意味著安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海嘯的速度再快,也快不過云舟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不然,高玉海和歐米光剛才在遭遇海嘯之后,也逃不回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劉公子,上來吧!”歐米光和高玉海一起喊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最想救的是劉樂,以劉樂的身份,一旦被他們救了,他們就會受益無窮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也想直接把劉樂招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,對著劉樂抬手一招,力量作用在劉樂身上時,根本起不到半點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樂仿佛比大山還要重,遠遠超出他們的力量極限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仙師,救我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仙師,求求你了,救我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仙師,不要丟下我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這些武者們全都乞求仙師救命之時,劉樂突然說道:“不用,我來對付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剛才一直都在透視那鋪天蓋地的龍卷和海嘯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終于找到了那股力量的源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原來只是一個靈水珠在作祟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抬起右手,催動一簇神火,對著那力量源頭處的靈水珠輕輕一彈,神火火焰頓時飛了過去,直接燒掉天空中的海水,燒向那個靈水珠所在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轟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劉樂意念控制下,神火鉆入海水之中,靠近靈水珠之時,就突然爆炸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威力極大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連天空都被炸得一片黑色的虛無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量的海水,都直接被炸入虛空之中,消失不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嗷嗷嗷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聲慘叫突然響起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爆炸開的神火,瞬間蒸發掉天空中剩下來的所有海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同時,還把靈水珠炸碎了,連碎片都燒成了灰燼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海嘯不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龍卷也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卻有一縷殘破的靈魂突然從碎掉的靈水珠中飛了出來,飛出火海,飛上天空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逃出火海之時,靈魂還惡狠狠的吼道:“小子,等著,我的主人不會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結果,這縷靈魂還沒有說完,小黑龍就張嘴一吞,直接吃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咂了咂嘴,小黑龍驚喜道:“主人,好美味!這縷靈魂實在是太美味了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為什么會這么美味?”劉樂笑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輕易解決掉了危險,劉樂心情不錯,因為他發現炎陽血脈也增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神火的威力,也跟著一起提升了許多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不然,絕對不會炸出那么大的威力,更不可能直接蒸發掉那么多的海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因為,這縷靈魂很強大,好像是道境武者的靈魂,受到一位道境武者的控制,現在被我吃了,那位道境武者肯定有所感知!毙『邶埶妓鞯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即,小黑龍又萬分擔憂道:“主人,這位道境強者好像就在附近,快跑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與此同時,整個小島上的武者,全都歡呼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勝利了,我們勝利了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劉公子英雄無敵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劉公子天下第一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劉公子救了我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興奮壞了,全都無比崇拜的望著劉樂,還有人流下了激動的淚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連仙師都搞不定的海嘯和龍卷風,劉樂只是輕輕一彈手指頭就搞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厲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實在是太厲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高玉海和歐米光也收起云舟,帶著郝紅偉和顧濤一起落到地面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有些慚愧,也有些崇拜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劉公子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佩服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拱了拱手,真的沒有想到,劉樂會這么強大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怪不得能娶到修武界第一美人寧婉容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怪不得能娶到歐米家第一美女歐米妮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樂真的很優秀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優秀到是個女人,就會愛上吧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刻,連他們都恨不得變成女人,做劉樂的老婆,隨便劉樂怎么欺負折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要不趕走他們就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道境武者?還就在附近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刻,劉樂的神色卻極為凝重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開啟透視1眼,朝著小島四周觀察,仔細的觀察,認真的觀察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同時,還吩咐道:“全都進入地下掩體之中,不要出來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大家跟我來,全都跟我來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魯瓦特急忙答應一聲,就親自帶著來自世界各國的神境武者,還有駐守在小島上的米國武者,全都跑進軍事大樓里面,使用電梯鉆進了地下掩體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掩體深度達到五百米,不要不進水,就足夠安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劉樂,怎么啦?”郝紅偉發現劉樂極為凝重,不由得輕聲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爸,你也趕快下去!眲反叽俚,此時,他沒有時間解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吧!”郝紅偉轉身跟了上去,顧濤緊緊的跟在郝紅偉身后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快!眲反叽俚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立刻奔跑起來,一下子沖進軍事大樓,直接鉆進了最后一道電梯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電梯快速向下,把他們送到了五百多米深的地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還有你們,也下去!眲房聪驓W米光和高玉海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劉公子,我們幫您!睔W米光和高玉海異口同聲的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再不下去,就會死  !眲氛J真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說實在的,面對道境武者,連他都可能會死,更別說歐米光和高玉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!眱扇舜饝宦,這才轉身走向大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,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道極為強大的壓力,瞬間覆蓋整個小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歐米光和高玉海還沒走幾步就被壓得直接爆炸,炸得很徹底,連骨頭都不剩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島上的軍事大樓,燈塔和碉堡,全都倒塌,變成了廢墟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甚至連島中間的一塊巨石,都轟然炸裂,變成無數小碎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瞬間,劉樂身為強大氣息的攻擊點,直接被壓進了地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腳下,形成一個深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是他催動自身力量,對抗那股威壓所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股力量在他身上爆開,直接炸出一個深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威壓不但可以壓他,在把他壓在地下時,還能挪移石頭,要把他掩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強大的威壓之下,劉樂顫抖的揮起拳頭,一拳打向壓來的巨大石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轟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石頭粉碎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噗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樂吐血了,五臟六腑震到破碎,碎得不能再碎,能碎成了漿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身上也血肉模糊,他那引以為傲的肉身強度,根本擋不下這強大的威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刻,他才發現,自己是多么的渺小,自己是多么的可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不是擁有仙府,要不是上丹田、中丹田和下丹田的能量全都在仙府之中,他都已經直接死掉了,還是死的不能再死的那種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操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樂爆了一句粗口,他緊緊的握著雙手,想要反抗,卻怎么都反抗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像一條魚,被放在了案板上面,任何掙扎都顯得徒勞無勞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噫?人類的小子,你竟然沒有死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道極為驚訝的聲音突然響在天地之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聲音并不響亮,卻讓人聽得清清楚楚,仿佛響在靈魂深處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過了片刻,聲音再次響起:“呵呵……有意思,真有意思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想必,就是你偷走了我的飛天火境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身上有飛天火境的氣息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因為你融合了飛天火境,所以才會變得這么強大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飛天火境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還過來,可以饒你不死;要不然,讓你神形俱滅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著說話聲,空中出現一位全身藍色的中年男子,他背著雙手,懸浮在空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竟然不受任何重力的影響,還可以在空中邁步走動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不但穿著一身藍色盔甲,而且連頭發和膚色都是藍色的,眼睛和眼睫毛也是藍色的,就像一只變化成人的藍精靈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聲音軟綿綿的,似乎沒有太多力氣,但是卻很清晰的印在劉樂心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臉色慘白,似乎有重傷在身,但是那威勢極為霸道強大,擁有翻天倒海一般的無敵之勢,似乎都能毀掉整個地球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目光,淡淡的落在劉樂身上,劉樂都有一種被電擊的痛苦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飛天火境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樂自然知道,都已經被仙府煉化了,他就是想還,也還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,劉樂矢口否認道:“什么飛天火境?老子不知道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嗎?那你就去死吧,就算被你煉化了,但是在你死了之后,我從你的身體里,一樣可以找出來,一樣可以抹除你的痕跡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藍色武者直接動怒了,還是勃然大怒的那種,他憤怒的抬起了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手掌剛一抬起來,劉樂就轟然而倒,身上血肉模糊,直接丟了半條命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已經變得不堪重負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同樣不堪重負的還有整個小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連小島都往海里沉了兩米,島上的樹木花草,全都化為齏粉,連泥土中的蟲子和小島附近的魚兒都死光了,四周一點生機都沒有剩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刻,劉樂驚駭極了,心中驚濤駭浪:‘道境武者,果然強得令人發指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‘我的三千億公斤的力量,只能達到皇境巔峰,還遠遠比不上道境武者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‘甚至都遠遠擋不住道境武者的威壓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‘那手掌只是抬一下,我就重傷瀕死;要是拍過來,就會灰飛煙滅了吧!’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‘甚至,連仙府都有可能會被直接打碎,化為虛無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明白了這些之后,劉樂急忙招喚道:“小紅,幫我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快 快 讀 書 網W Ww.K kDsHu.C oM最新更新都市透視醫尊小說,收藏本站在線閱讀。


                同類推薦:慶余年 黑科技大鱷 全職游戲分身 帶著別墅回古代 我是只害蟲 都市透視醫尊 極品達人寵物咖 醫國高手 墨伐 陰影王權 男神寵婚日常

                吉木萨尔| 许昌| 华容| 英山| 故城| 常宁| 无极| 南安| 广德| 华容| 澄海| 莘县| 巩留| 扶风| 鄂尔多斯| 乌拉特中旗| 定西| 太原南郊| 盘锦| 利川| 新绛| 罗山| 中甸| 丁青| 随州| 玉环| 玉环| 括苍山| 建湖| 焉耆| 兴和| 会泽| 平江| 文县| 沧州| 遂宁| 改则| 中环| 会宁| 江安| 满洲里| 胡尔勒| 华坪| 定陶| 夏县| 奉节| 龙井| 阜新| 大理| 黄石| 锡林浩特| 汤河口| 衢州| 酒泉| 峰峰| 嵩明| 高淳| 库伦旗| 长汀| 朝阳| 伊通| 西盟| 峨山| 潼南| 北安| 全椒| 禹州| 深泽| 宜都| 金佛山| 新蔡| 石柱| 崆峒| 威宁| 通什| 枣强| 海门| 上蔡| 德安| 永州| 平潭海峡大桥| 庆安| 昌宁| 云霄| 费县| 东港| 于田| 营口| 精河| 都江堰| 密云| 威海| 鹤峰| 开江| 台山| 信都| 佛爷顶| 建瓯| 斗门| 都匀| 安义| 波密| 西宁| 榆树| 吴川| 阿里| 绵竹| 新乡| 琼中| 运城| 荆门| 新邵| 大新| 梨树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富蕴| 泰安| 天山大西沟| 乾安| 昆明| 西盟| 霍尔果斯| 方山| 惠阳| 靖边| 汝城| 奈曼旗| 西和| 江口| 集安| 夏县| 井陉| 阜平| 彝良| 贵定| 云梦| 和政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涟源| 敦煌| 信都| 漳州| 乌拉特后旗| 化隆| 常宁| 榆林| 泽普| 宁国| 宾阳| 江门| 富顺| 白玉| 嘉义| 屏边| 普定| 武汉| 牟平| 香河| 绥江| 旌德| 辽中| 广丰| 双城| 太白| 当阳| 宁冈| 浩尔吐| 永仁| 翁牛特旗| 祁连| 黄陂| 衡山| 射洪| 项城| 余杭| 夷陵| 扎兰屯| 蒲县| 宁明| 老河口| 英山| 中泉子| 太原南郊| 旺苍| 密云上甸子| 加格达奇| 茶卡| 原阳| 泰顺| 五华| 苍溪| 徽县| 来凤| 华县| 和林格尔| 额济纳旗| 恒春| 台山| 黄山站| 锦屏| 天山大西沟| 五台山| 河南| 寿光| 淮滨| 沧源| 珲春| 锡林浩特| 泗水| 扎兰屯| 如东| 麦盖提| 景德镇| 遵化| 宁南| 瑞昌| 门源| 上林| 单县| 惠来| 临邑| 上虞| 始兴| 鞍山| 赤壁| 湛江| 四子王旗| 济南| 库尔勒| 贵定| 灌南| 平利| 双鸭山| 泰来| 吕泗渔场| 成县| 台中| 中卫| 河源| 临淄| 武义| 白云| 新津| 宁安| 南郑| 昌邑| 兴隆| 朱日和| 金坛| 耀县| 延吉| 双城| 海宁| 金乡| 西林| 赫山区| 龙南| 沁源| 桐乡| 稻城| 牙克石| 姚安| 裕民| 正安| 遂宁| 古丈| 潜江| 桐城| 石棉| 万源| 黄茅洲| 天池| 赫章| 武平| 高台| 涪陵| 武汉| 海力素| 柳州| 淮滨| 义县| 宕昌| 弋阳| 二连浩特| 南漳| 宁化| 秀屿港| 鱼台| 博湖| 天山大西沟| 珲春| 万州龙宝| 伊金霍洛旗| 邗江| 万全| 合浦| 湄潭| 咸阳| 金山| 佳木斯| 云霄| 通辽| 静宁| 嵩明| 岫岩| 澳门| 新港| 嘉禾| 晴隆| 肇庆| 进贤| 泌阳| 霸州| 南澎岛| 雅安| 如皋| 莫力达瓦旗| 康平| 吉木萨尔| 阿木尔| 湘潭| 广宗| 同德| 长丰| 罗田| 巴中| 富川| 盐边| 九仙山| 威信| 会东| 长丰| 容城| 合浦| 枝江| 太仆寺旗| 田林| 拉孜| 仙游| 辉南| 海西| 温岭| 马龙| 襄垣| 洋县| 延长| 额济纳旗| 虞城| 清镇| 台州| 北道区| 虞城| 北塔山| 玉门镇| 石楼| 美姑| 盐山| 巴中| 托里| 靖安| 青冈| 枣庄| 新港| 宁武| 库车| 郑州| 淮阳| 延津| 林州| 贵德| 商洛| 铜锣湾| 兴文| 巴中| 梁山| 横县| 淮阴县| 孝义| 青田| 饶阳| 杂多| 慈溪| 罗江| 锦州| 略阳| 温宿| 酒泉| 拉萨| 淳化| 集贤| 新巴尔虎左旗| 平安| 保定| 来宾| 舞阳| 邯郸| 东至| 莱西| 获嘉| 集贤